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滨江集团深圳旧改“踩坑记”

从深圳地铁四号线龙胜站出站,沿布龙路往北直走约2.5公里,可到达安丰工业区,占地面积约10万㎡,左右两侧分别是大片的森林公园及密密麻麻的工业园、小产权房。4年前,总部杭州的房企滨江集团与业主安远控股签约进行旧改,先后投入11.6亿元,项目却毫无进展,计提亏损标准为7.24亿元。2020年6月8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对滨江集团发出问询函,三问中有一问即关于这笔失败的交易。安丰工业区将何去何从?滨江集团又会怎么办?4年前想赶上深圳工改大潮、与安远控股签约合作拥有众多机械模具、印刷厂入驻的安丰工业区目前虽然园区面貌老旧,但工作气氛火热,丝毫没有等待改造、拆迁的迹象。梳理滨江集团历年相关公告,可见事件的演变:2016年8月,滨江与安远控股签订《合作意向书》,计划双方共同投资成立项目公司合作开发安丰工业区地块,项目公司注资暂定2000万元,滨江和安远分别持股70%、30%,该项目由滨江操盘且并表,安远则负责根据深圳城市更新政策向有关部门申报,并核准项目公司为地块的唯一城市更新改造实施主体。滨江方面认为,这一合作有利于公司的品牌拓展,是公司向一线城市获取土地储备的有利探索。集团董事会全票通过了这一合作。决议进深圳的前一年,滨江的销售额刚刚破200亿元,四个一线城市中也才刚刚进入上海,滨江2015年的年报显示,未来公司的区域发展战略还是集中于上海、杭州等在内的长三角城市群市场。反观当时的深圳市场,受工改政策放开影响,工改项目成为开发商眼中的香饽,其中不乏类似滨江的买不起深圳住宅地、玩不转旧改的外来房企。2016年世联行统计指出,深圳未来8-10年将有3000万平的工业用地供应入市,滨江正欲赶上深圳这波工改大潮。签约前安远实控人卷入受贿案、列入被执行人25次与安远的合作砸下重金。滨江先后两次公告,包括将为安远提供一笔年利率为6.8%的3亿元贷款,以及以8.6亿元的代价收购《光大信托-安远集团单一资金信托》项下的信托受益权。11.6亿元的投入相当于滨江当年利润总额的4成。彼时根据滨江方面的调查,截至2016年年中,安远控股资产规模约25亿元,总负债比率不过30%,半年营收约23亿元,净利润也有约5.5亿元,经营状况良好。不过,此时安远实质上早已陷入麻烦,根据财新网报道,安远实控人陈族远于2015年卷入原广州市相关领导的受贿案,2015年12月,广西南宁中院的审判披露了这一案件。南都记者也梳理天眼查数据发现,后续安远及关联子公司卷入多起借款合同纠纷,企业实控人陈族远前后被列为被执行人25次,被下发限制消费令10余次,最早的一次可追溯到2018年4月。签约后前期项目审批手续两年未落实、滨江起诉安远要求还钱两年过去,滨江发现安丰工业区地块的更新手续办理无任何进展,甚至连前期项目审批手续都未落实,因而决定退出项目,2018年3月,滨江要求安远偿还这笔资金,但未得回应。这一事件还引来深交所关注,但滨江乐观认为安远拿来做资金担保的财产尚可覆盖这笔债务,包括安远旗下三座水电站的收益权以及深圳、昆明两处房产,综合价值保守估计约12.43亿元。2018年4月,滨江向安远及实控人提起诉讼,经法院调解,安远被宽限至2019年3月偿还这笔债务,但安远最终未能做到。后续,滨江再次上调计提亏损标准为7.24亿元,这笔损失金额对公司有多大影响?2019年,公司经营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约26.2亿元,2018年,公司的该项指标甚至为约-18亿元。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这一亏损计提标准后,最终引来深交所于近日的二次问询。既然安远控股实控人行贿案曝光发生在两公司合作之前,那么滨江是否知晓该案件?如若知道又为何仍选择寻求合作?南都记者致函该公司邮箱,截至发稿未获回复。6月12日,南都记者尝试联系安远控股方面关于滨江集团的债务处置,截至发稿未能联系上。首入深圳踩坑、仍未放弃布局滨江集团是网红房企,2019年底,公司对员工发出丰厚年终福利:员工除了享受长达19天的春节假期之外,每人还拥有2万元-5万元不等的春节旅游费。在地产行业一片哀嚎之余,这则消息传出后,使滨江在网络蹿红。尽管滨江布局深圳工改踩坑,但公司依然未放弃深圳市场,且仍采取城市更新拿项形式。2017年,公司以权益入股形式拿总面积约为4.8万㎡的龙华区城市更新项目,包含浪口屋村、浪口厂房两个地块,权益占比均为51%。公司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动工两个地块。城市更新、旧改,不同于招拍挂项目,更多的是权属关系复杂、地方属性强,因而不少项目都是由当地企业甚至资源方获取。如此情形下,一方面使得具有优质资源和实力的企业不敢贸然开展旧改工作成为前期服务商;另一方面不少新晋前期服务商由于工作经验、团队实力不足,使得前期工作推进困难重重,极大地影响自身及社会效益。为助力城市更新更好、更快推进提升民生福祉、保障各方利益,兴广城集团邀请彭老师、精进等具备丰富城更工作经验人士,将在广州举办《城市更新前期服务商如何做好项目转化和风险管控实操研讨会》,为大家扫清疑虑、拨开迷雾。

2020年06月18日 15:47

《深圳市业主共有资金监督管理办法》7月起实施

近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正式印发《深圳市业主共有资金监督管理办法》,自7月1日起实施。办法创立了大额资金支出事前监管制度,确保业主共有资金安全,保障广大业主的权益。办法明确,业主共有资金是指属于物业管理区域内全体业主共有的资金,包括共有物业收益、物业专项维修资金、物业管理费、业主依据管理规约或者业主大会决定分摊的费用以及其他合法收入,一个物业管理区域内只能开设一个业主共有资金账户。  为确保业主知情权,办法要求账户开户单位应当在物业管理信息平台上通过以下两种方式公开账户信息:一是实时公开业主共有资金账户的基本信息及交易明细;二是按季度公示业主共有资金账目信息。  办法第二十二条明确,10万元以上的业主共有资金属于大额资金。对于大额业主共有资金的监管,本办法采取事前监督的方式防止业主共有资金被滥用。对于大额业主共有资金的支出,账户开户单位应当提前10日公示资金支出需求,数据共享银行在收到资金支出需求后,应当核实相关公示编号,并对符合监管协议约定的资金支出进行转账操作。业主、监事会或监事对大额资金的支出有异议的,应当在公示期内书面提出异议,账户开户单位应当书面答复异议并进行相关资金转账操作。  考虑到各小区情况不同,办法还规定,业主大会可以决定对10万元以下的业主共有资金支出参照大额资金支出方式委托数据共享银行进行监管,具体金额标准由业主大会决定。

2020年06月04日 18:02

世卫组织帮助也门增设3处病毒检测实验室

当地时间24日,世界卫生组织驻也门代表阿尔塔夫·穆萨尼发表视频声明说,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世卫组织团队正在帮助也门改善基础医疗条件。阿尔塔夫·穆萨尼在视频声明中说,病毒检测是核心任务,目前世卫组织团队在萨那、亚丁和穆卡拉设有病毒检测实验室,未来几天内还将会在塔伊兹、荷台达、赛勇增设3处病毒检测实验室。也门目前共有6700个病毒检测试剂盒,期待不久后达到30000个。阿尔塔夫还表示,世卫组织团队正在与当地医疗卫生部门人员密切合作,已经确定有37家医院可以投入接收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不过在这37家医院中,有几家医院仍缺少呼吸机、病床、防护设备以及医疗人员。受战乱影响,也门有超过半数医疗机构停止运营。本月10日,也门哈德拉毛省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面对疫情威胁,本月初,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多国联军和胡塞武装宣布实施停火,但一些地区的军事冲突仍在持续。

2020年04月27日 01:22